嘉艺教育艺术学校
0818-2382656
梦想,就现在!

诗歌类自备稿件二十三篇

发表时间:2018-04-10 17:22作者:达州嘉艺教育艺术学校

《我骄傲我是中国人》

在无数蓝色的眼睛和棕色的眼睛之中,

我有着一双宝石般的黑色眼睛,

我骄傲,我是中国人!

在无数白色的皮肤和黑色的皮肤之中,

我有着大地般黄色的皮肤,

我骄傲,我是中国人!

我是中国人——

黄土高原是我挺起的胸脯,

黄河流水是我沸腾的血液,

长城是我扬起的手臂,

泰山是我站立的脚跟。

我是中国人——

我的祖先最早走出森林

我的祖先最早开始耕耘,

我是指南针印刷术的后裔,

我是圆周率地动仪子孙

我是中国人——

在我的民族中,

不光有史册上万古不朽的

孔夫子司马迁李自成、孙中山,

还有那文学史上万古不朽的

花木兰林黛玉孙悟空鲁智深。

我骄傲,我是中国人!

我是中国人——

在我的国土上,不光有雷电轰击不倒的长白雪山、黄山劲松 还有那风雨不灭的井冈传统、延安精神!

我骄傲,我是中国人!

我是中国人——

我那黄河一样粗犷的声音,

不光响在联合国的大厦里,

大声发表着中国的议论,

也响在奥林匹克的赛场上,

大声高喊着"中国得分"!

当掌声把五星红旗送上蓝天,

我骄傲,我是中国人!

我是中国人——

我那长城一样的巨大手臂,

不光把采油钻杆钻进外国人预言打不出石油的地心;

也把通信卫星送上祖先们

梦里也没有到过的白云 。

当五大洲倾听东方声音的时候,

我骄傲,我是中国人!

我是中国人——

我是莫高窟壁画的传人,

让那翩翩欲飞的壁画与我们同往。

我就是飞天

飞天就是我们。

我骄傲,我是中国人!

《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

我是你河边上破旧的老水车,

数百年来纺着疲惫的歌;

我是你额上熏黑的矿灯,

照你在历史的隧洞里蜗行摸索;

我是干瘪的稻穗,是失修的路基;

是淤滩上的驳船,

把纤绳深深

勒进你的肩膊

—— 祖国啊!

我是贫困,

我是悲哀。

我是你祖祖辈辈痛苦的希望啊,

是“飞天”袖间

千百年来未落到地面的花朵,

—— 祖国啊!

我是你簇新的理想,

刚从神话的蛛网里挣脱;

我是你雪被下古莲的胚芽;

我是你挂着眼泪的笑涡;

我是新刷出的雪白的起跑线;

是绯红的黎明

正在喷薄;

—— 祖国啊!

我是你十亿分之一,

是你九百六十万平方的总和;

你以伤痕累累的乳房

喂养了

迷惘的我、深思的我、 沸腾的我;

那就从我的血肉之躯上

去取得

你的富饶,你的荣光,你的自由;

—— 祖国啊,

我亲爱的祖国!

《祖国啊,我要燃烧》

当我还是一株青松的幼苗,

大地就赋予我高尚的情操!

我立志作栋梁,献身于人类,

一枝一叶,全不畏雪剑冰刀!

不幸,我是植根在深深的峡谷,

长啊,长啊,却怎么也高不过峰头的小草。

我拼命吸吮母亲干瘪的乳房,

一心要把理想举上万重碧霄!

我实在太不自量力了:幼稚!可笑!

蒙昧使我看不见自己卑贱的细胞。

于是我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迎面扑来旷世的风暴!

啊,天翻地覆……

啊,山呼海啸……

伟大的造山运动,

把我埋进深深的地层,

——我死了,那时我正青春年少。

我死了!年轻的躯干在地底痉挛,

我死了!不死的精灵却还在拼搏呼号: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我要出去啊——我的理想不是蹲这黑暗的囚牢!”

漫长的岁月,

我吞忍了多少难忍的煎熬,

但理想之光,依然在心中灼灼闪耀。

我变成了一块煤,还悲愤的捶打地狱的门环:

“祖国啊,祖国啊,我要燃烧!”

地壳是多么的厚啊,希望是何等的缥缈!

我渴望:渴望面前闪出一千条向阳坑道!

我要出去,投身于熔炉,化作熊熊烈火:

“祖国啊,祖国啊,我要燃烧——”

1979。4。16于北京

——痛极之思

《相信未来》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

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霜的枯藤,

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

我要用手撑那托起太阳的大海,

摇曳着曙光那支温暖漂亮的笔杆,

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

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

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地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我说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音点亮了四面风;

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

星子在无意中闪,

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

鲜妍百花的冠冕你戴着,

你是天真,庄严,

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片鹅黄,你像;

新鲜初放芽的绿,你是;

柔嫩喜悦,

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白莲。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是燕在梁间呢喃,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古城的风》

古城的风虎虎地吹着

陌生人觉得这大风如来自太古吗?

但是,那土著的人呢,

却在风中感到更其宁静。

我想,我将要这样讲:

它来得自自在在,自然而然,

我想,这大风,这自由,

人应该享有。

古城的风吹着窗前的树

花生和柿子丰收的冬天,

风啊栖止在古屋的灯光上,

栖止在深夜里的炉火旁边。

古城的风如惊涛骇浪,

啊,游子的屋宇呢?

是独木的小舟吧?

放乎中流吧!放诸四海吧!

那么,你就吹吧,风啊,

发出金属声响的风,

如夜之浑融的风,

夜正深沉,我愈觉宁静。

你就吹吧,吹吧,风啊,

带着说服的力量,

带着欢乐的力量,

灯呢,乃是极亮的明亮了。

《成都,让我把你摇醒》

  成都又荒凉又小,
  又像度过了无数荒唐的夜的人
  在睡着觉,
  虽然也曾有过游行的火炬的燃烧,

虽然一船一船的孩子
  从各国战区运到重庆,
  只剩下国家是他们的父母,
  虽然敌人无昼无夜地轰炸着
  广州,我们仅存的海上的门户,
  虽然连绵万里的新的长城,
  是前线兵士的血肉。
  我不能不像爱罗先珂一样
  悲凉地叹息了:
  成都虽然睡着,
  却并非使人能睡的地方,

  而且这并非使人能睡的时代。
  这时代使我想大声地笑,
  又大声地叫喊,
  而成都却使我寂寞,
  使我寂寞地想着马耶可夫斯基
  对叶赛宁的自杀的非难:
  “死是容易的,
  活着却更难。”
      二
  从前在北方我这样歌唱:
  “北方,你这风瘫了多年的手膀,
  强盗的拳头已经打到你的关节上,
  你还不重重地还他几耳光?

  “北方,我要离开你,回到家乡,
  因为在你僵硬的原野上,
  快乐是这样少
  而冬天却这样长。

  于是马哥孛罗桥的炮声响了,
  风瘫了多年的手膀
  也高高地举起战旗反抗,
  于是敌人抢去了我们的北平,上海,南京
  无数的城市在他的蹂 之下呻吟,
  于是唯都忘记了个人的哀乐,
  全国的人民连接成一条钢的链索。


  在长长的钢的链索间
  我是极其渺小的一环,
  然而我像最强顽的那样强顽。
  我像盲人的眼睛终于睁开,
  从黑暗的深处看见光明,
  那巨大的光明呵,
  向我走来,
  向我的国家走来……
      三
  然而我在成都,
  这里有着享乐,懒惰的风气,
  和罗马衰亡时代一样讲究着美食,
  而且因为污秽,陈腐,罪恶
  把它无所不包的肚子装饱,
  遂在阳光灿烂的早晨还睡着觉,
  虽然也曾有过游行的火炬的燃烧,
  虽然也曾有过惨厉的警报。
  让我打开你的窗子,你的门,
  成都,让我把你摇醒。
  在这阳光灿烂的早晨!

《雪白的墙》

妈妈,

我看见了雪白的墙。

早晨,

我上街去买蜡笔,

看见一位工人

费了很大的力气,

在为长长的围墙粉刷。

他回头向我微笑,

他叫我

去告诉所有的小朋友:

以后不要在这墙上乱画。

妈妈,

我看见了雪白的墙。

这上面曾经那么肮脏,

写有很多粗暴的字。

妈妈,你也哭过,

就为那些辱骂的缘故,

爸爸不在了,

永远地不在了。

比我喝的牛奶还要洁白,

还要洁白的墙,

一直闪现在我的梦中,

它还站在地平线上,

在白天里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我爱洁白的墙。

永远地不会在这墙上乱画,

不会的,

像妈妈一样温和的晴空啊,

你听到了吗?

妈妈,

我看见了雪白的墙。

 《我爱你,祖国》
  我爱你山高耸巍峨
  我爱你高原美景如画
  我爱你森林郁郁葱葱
  我爱你草原广远辽阔
  我爱你,祖国
  我爱你大海一望无际
  我爱你平原广阔无边
  我爱你山脉连绵不断
  我爱你,祖国
  我爱你塞北白雪皑皑
  我爱你江南烟雨朦朦
  我爱你山河风景如画
  我爱你,祖国
  我爱你悠久的历史
  我爱你广阔的疆域
  我爱这片土地上勤劳勇敢的人民
  我爱你,祖国
  我亲爱的中国!

《大堰河——我的保姆》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庄的名字,

她是童养媳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我是地主的儿子;

也是吃了大堰河的奶而长大了的

大堰河的儿子。

大堰河以养育我而养育她的家,

而我,是吃了你的奶而被养育了的,

大堰河啊,我的保姆。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的被雪压着的草盖的坟墓,

你的关闭了的故居檐头的枯死的瓦菲,

你的被典押了的一丈平方的园地,

你的门前的长了青苔的石椅,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抚摸我;

在你搭好了灶火之后,

在你拍去了围裙上的炭灰之后,

在你尝到饭已煮熟了之后,

在你把乌黑的酱碗放到乌黑的桌子上之后,

在你补好了儿子们的为山腰的荆棘扯破的衣服之后,

在你把小儿被柴刀砍伤了的手包好之后,

在你把夫儿们的衬衣上的虱子一颗颗地掐死之后,

在你拿起了今天的第一颗鸡蛋之后,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抚摸我。

我是地主的儿子,

在我吃光了你大堰河的奶之后,

我被生我的父母领回到自己的家里。

啊,大堰河,你为什么要哭?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

我摸着红漆雕花的家具,

我摸着父母的睡床上金色的花纹,

我呆呆地看着檐头的我不认得的“天伦叙乐”的匾,

我摸着新换上的衣服的丝的和贝壳的纽扣,

我看着母亲怀里的不熟识的妹妹,

我坐着油漆过的安了火钵的炕凳,

我吃着碾了三番的白米的饭,

但,我是这般忸怩(niǔní)不安!因为我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

大堰河,为了生活,

在她流尽了她的乳汁之后,

她就开始用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

她含着笑,洗着我们的衣服,

她含着笑,提着菜篮到村边的结冰的池塘去,

她含着笑,切着冰屑悉索的萝卜,

她含着笑,用手掏着猪吃的麦糟,

她含着笑,扇着炖肉的炉子的火,

她含着笑,背了团箕到广场上去,

晒好那些大豆和小麦,

大堰河,为了生活,

在她流尽了她的乳液之后,

她就用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

大堰河,深爱着她的乳儿;

在年节里,为了他,忙着切那冬米的糖,

为了他,常悄悄地走到村边的她的家里去,

为了他,走到她的身边叫一声“妈”,

大堰河,把他画的大红大绿的关云长

贴在灶边的墙上,

大堰河,会对她的邻居夸口赞美她的乳儿;

大堰河曾做了一个不能对人说的梦:

在梦里,她吃着她的乳儿的婚酒,

坐在辉煌的结彩的堂上,

而她的娇美的媳妇亲切的叫她“婆婆”

......

大堰河,深爱着她的乳儿!

大堰河,在她的梦没有做醒的时候已死了。

她死时,乳儿不在她的旁侧,

她死时,平时打骂她的丈夫也为她流泪,

五个儿子,个个哭得很悲,

她死时,轻轻地呼着她的乳儿的名字,

大堰河,已死了,

她死时,乳儿不在她的旁侧。

大堰河,含泪的去了!

同着四十几年的人世生活的凌侮,

同着数不尽的奴隶的凄苦,

同着四块钱的棺材和几束稻草,

同着几尺长方的埋棺材的土地,

同着一手把的纸钱的灰,

大堰河,她含泪的去了。

这是大堰河所不知道的:

她的醉酒的丈夫已死去,

大儿做了土匪,

第二个死在炮火的烟里,

第三,第四,第五

在师傅和地主的叱骂声里过着日子。

而我,我是在写着给予这不公道的世界的咒语。

当我经了长长的漂泊回到故土时,

在山腰里,田野上,

兄弟们碰见时,是比六七年前更要亲密!

这,这是为你,静静地睡着的大堰河

所不知道的啊!

大堰河,今天,你的乳儿是在狱里,

写着一首呈给你的赞美诗,

呈给你黄土下紫色的灵魂,

呈给你拥抱过我的直伸着的手,

呈给你吻过我的唇,

呈给你泥黑的温柔的脸颜,

呈给你养育了我的乳房,

呈给你的儿子们,我的兄弟们,

呈给大地上一切的,

我的大堰河般的保姆和她们的儿子,

呈给爱我如爱她自己的儿子般的大堰河。

大堰河,

我是吃了你的奶而长大了的

你的儿子,

我敬你

爱你!


,《春天,十个海子》

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春天,十个海子低低地怒吼

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

扯乱你的黑头发,骑上你飞奔而去,尘土飞扬

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在春天,野蛮而复仇的海子

就剩这一个,最后一个

这是黑夜的儿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遮住了窗子

它们一半用于一家六口人的嘴,吃和胃

一半用于农业,他们自己繁殖

大风从东吹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祖 国》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为大 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

以梦为土的敦煌——那七月也会寒冷的骨骼

如雪白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

横放在众神之山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投入此火 这三者是囚禁我的灯盏 吐出光辉

万人都要从我刀口走过 去建筑祖国的语言

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牢底坐穿

众神创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 带着不可抗拒的 死亡的速度

只有粮食是我珍爱

我将她紧紧抱住 抱住她 在故乡生儿育女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自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 守望平静的家园

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 一滴不剩

水滴中有一匹马儿 一命 归天

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国的河岸

千年后我再次拥有中国的稻田 和周天子的雪山

天马踢踏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选择永恒的事业

我的事业 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他从古至今日

他无比辉煌无比光明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太阳的山顶埋葬诗歌的尸体——千年王国和我

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马"的龙——我必将失败

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

《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袁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雪花的快乐》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扬,飞扬,飞扬——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藉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下雪的早晨》

雪下着,下着,没有声音,

雪下着,下着,一刻不停。

洁白的雪,盖满了院子,

洁白的雪,盖满了屋顶,

整个世界多么静,多么静。

看着雪花在飘飞,

我想得很远,很远。

想起夏天的树林,

树林里的早晨,

到处都是露水,

太阳刚刚上升。

一个小孩,赤着脚,

从晨光里走来,

他的脸像一朵鲜花,

他的嘴发出低低的歌声,

他的小手拿着一根竹竿。

他仰起小小的头,

那双发亮的眼睛,

透过浓密的树叶,

在寻找知了的声音……

他的另一只小手,

提了一串绿色的东西——

一根很长的狗尾草,

结了蚂蚱、金甲虫和晴蜓。

这一切啊,

我都记得很清。

我们很久没有到树林里去了,

那儿早已铺满了落叶,

也不会有什么人影;

但我一直都记着那小孩子,

和他的很轻很轻的歌声。

此刻,他不知在哪间小屋里,

看着不停地飘飞着的雪花,

或许想到树林里去抛雪球,

或许想到湖上去滑冰,

但他决不会知道,

有一个人想着他,

就在这个下雪的早晨

《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

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

容不得恋爱,容不得恋爱!

披散你的满头发,

赤露你的一双脚;

跟着我来,我的恋爱,

抛弃这个世界

殉我们的恋爱!

我拉着你的手,

爱,你跟着我走;

听凭荆棘把我们的脚心刺透,

听凭冰雹劈破我们的头,

你跟着我走,

我拉着你的手,

逃出了牢笼,恢复我们的自由!

跟着我来,

我的恋爱!

人间已经掉落在我们的后背,

——看呀,这不是白茫茫的大海?

白茫茫的大海,

白茫茫的大海,

无边的自由,我与你与恋爱!

顺著我的指头看,

那天边一小星的蓝——

那是一座岛,岛上有青草,

鲜花,美丽的走兽与飞鸟;

快上这轻快的小艇,

去到那理想的天庭——

恋爱,欢欣,自由——

辞别了人间,永远!

《为要寻一个明星》

我骑着一匹拐腿的瞎马,

向着黑夜里加鞭;——

向着黑夜里加鞭,

我跨着一匹拐腿的瞎马!

我冲入这黑绵绵的昏夜,

为要寻一颗明星;——

为要寻一颗明星,

我冲入这黑茫茫的荒野。

累坏了,累坏了我胯下的牲口,

那明星还不出现;——

那明星还不出现,

累坏了,累坏了马鞍上的身手。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荒野里倒着一只牲口,

黑夜里躺着一具尸首。——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我赞美世界》

我赞美世界,

用蜜蜂的歌,

蝴蝶的舞,

和花朵的诗。

月亮,

遗失在夜空中,

像是一枚卵石。

星群,

散落在黑夜里,

像是细小的金沙。

用夏夜的风,

来淘洗吧!

你会得到宇宙的光华。

把牧童

草原样浓绿的短曲;

把猎人

森林样丰富的幻想;

把农民

麦穗样金黄的欢乐;

把渔人

水波样透明的希望;

把全天下的:海洋、高山

平原、江河,

把七大州:

早晨、傍晚、日出

月落,

从生活中,睡梦中,

投入思想的熔岩,

凝成我黎明一样灿烂的

——诗歌。

《陌生的海滩》

陌生的海滩

风帆垂落。

桅杆,这冬天的树木,

带来了意外的春光。

冬天的废墟,

缅怀着逝去的光芒。

你靠着残存的阶梯,

在生锈的栏杆上,

敲出一个个单调的声响。

正午的庄严中,

阴影在选择落脚的地方。

所有的角落,

盐粒凝结昔日的寒冷,

和一闪一闪的回忆之光。

远方

白茫茫。

水平线

这浮动的甲板,

撒下多少安眠的网?

头巾,

那只红色的鸟,

在日本海上飞翔。

火焰的反光,

把和你分离的影子,

投向不属于任何人的天幕上。

没有风暴就够了,

然而也没有固定的风向,

也许是为了回答召唤。

翅膀发出弓的鸣响。

落潮

层层叠叠,

在金色的地毯上,

吐下泛着泡沫的夜晚,

松散的缆绳,折断的桨。

渔民们弯着光裸的脊背,

修建着风暴中倒塌的庙堂。

孩子们追逐着一弯新月。

一只海鸥迎面扑来,

却没有落在你伸出的手上。

   《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宣告》

  也许最后的时刻到了
  我没有留下遗嘱
  只留下笔,给我的母亲
  我并不是英雄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
  我只想做一个人。
  宁静的地平线
  分开了生者和死者的行列
  我只能选择天空
  决不跪在地上
  以显出刽子手们的高大
  好阻挡自由的风
  从星星的弹空里,将流出血红的黎明。

专业教研团队
大量名师为你保驾护航
专业教研团队
大量名师为你保驾护航
权威官方教育机构
专注教育10余年
秒速时时彩 大发棋牌app 大发棋牌 比特棋牌 9号福彩网 聚发彩票注册 秒速时时彩 大发棋牌游戏 比特棋牌 大发棋牌下载